友情,是不该添加任何杂质的。


  昨去朋友家小聚,令我百感交集。
  朋友们难得一聚,我们都有各自的学业,平时我们天南地北,天各一方。等到了假期,便纷纷从各地飞回来。回到这里。
  因为临时有事,我去的比较迟。等我到的时候,大家都到齐了。只是在熟悉的脸庞中发现了一张陌生的脸,我知道,这是她们口中经常提到的那位朋友。
  我们互相莞尔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了。以前朋友们说过要引见我和她认识,不知为何,我对这提不起任何兴趣。
  我和我的朋友们从小学的时候关系就很铁,那时我们像所有的小姐妹一样,形影不离,一起回家,互通电话,说许多悄悄话,周末一起上艺校。后来我们升学了,初中,高中,直到大学,我们都没有在一起,但一直都有联系,写信,发短信,上网聊天……
  在我的心里,她们是我最原始的朋友,随着以后我的朋友圈的不断扩大,她们始终在我心里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不管以后怎样,我想我的心扉一直会为她们敞开。
  记得在毕业的时候,我稚嫩的心灵已深刻诠释了“朋友”的含义。她们陪着我度过了许多艰辛的岁月,舒缓了我内心的悲痛。那时我们都是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懂得表达,她们用着笨拙但真诚的方式陪伴着我,我很感谢她们。所以毕业的时候,我心中充满了不舍与忧伤,竟不知所措起来。
  她们,与我别的朋友不一样。她们有时像我的亲人,因为她们见证了我的历史,是我故事中必不可少的角色。而别的朋友,是读书时期由邻桌的同学关系,平时交谈甚密而逐渐转变为朋友的。我同样珍惜他们,在我看来,能够相识并相知,确是一种缘分,是上苍赐予我们的一种幸福。
  只是,有些朋友仅仅是一时,有些朋友却是一辈子;有些朋友带给你快乐,而有些给予你的是伤痛,留下不堪回首的记忆。
  我们在一直长大,不断地走新的路,认识了新的人。有人走进了你的生活,也有人则是离开。
  我的朋友亦是如此。
  这次的相聚我们依旧畅谈,久别重逢的愉悦溢于言表。只是我感到一丝不自然。我一直都不是个主动的人,与我不熟悉的人交谈不到半句,这并非我清高或自傲,二十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或许是我在人际关系中的弱点吧。我们的谈话往往会忽略掉其中一个人,所谈的话题并不会是我们都熟知或感兴趣的。
  有时些微的自卑与失落划过我的心房,当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儿时,我会不安。我甚至会想:她们还是认识的她们吗?
  但随即这种想法便破灭了,我不允许自己这样想,讨厌会出现这样的想法,显得我自私与卑鄙。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或许是我不能理解的,但我必须承认。在我心里,她们会一直是我的朋友,我该包容她们。
  友情,是决不该有任何不纯净的成分掺杂其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