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


  “XXX是那个傻B呀!”这是小六来到213宿舍开口说的第一句不像话的话,当然XXX就是我,这句话是后来我们混的无话不谈时小六才告诉我的。  
  小六在我上铺,是我们宿舍的开心果,在那种相对紧张的课业下回到寝室的小刘立马精神倍儿爽。中文老师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某些在课上看起来沉默寡言的学生实则在宿舍是最疯的。当时听到此话心中感到酸溜溜的好不是滋味。(哼!你以为你这样指桑骂槐,别人就不懂你意思吗?指名点姓也许我还敬重你三分)。事后整个宿舍谈及此时都认定那老师说的是小疯子,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啦!  
  小疯子表面上温柔可人实则在宿舍相当火爆,她疯狂的迷恋着水木年华组合中的卢庚戌那个丑男人,我都不知道那个她口中所谓的有才之人到底有什么好竟让她神魂颠倒的说什么他未来的老公就以他为标准,不过那首一生有你的确迷惑了不少俊男靓女,就连我这个不通音律有相对自恋的人也开始走火入魔。  
  和呼噜王成为好朋友也因为那首一生有你,那时初来乍到的我,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在谁面前都想表现一下自己的与众不同,可经过军训的摧残我才肯定:我TMD就一典型的白痴,不过呼噜王和我相较之下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就相见恨晚般成了知己。不过谈及她还真有些许心灰意冷,切,见色忘友的东西。  
  在呼噜王弃我而去的同时我亦得到了一份坚不可摧的友谊。我和甜甜是老乡,一直以来都觉得我们的性格截然不符可在长久的耳睹目染之下我才发现我们的性格正好可以互补,我一向的观点是只要付出了便不求回报,在她的描述中我就是一滥好人。在与她接触的同时我看重的不是利益而是交心,两个好朋友在一块彼此都不懂又如何沟通呢?所以说甜甜是懂我的,但我并非她最要好的朋友,甜甜最好的朋友是苹果。  
  苹果是我们班学委带一副眼镜,咋看去还真有些教师风范,她和甜甜都是相对理性的女生,哦!NO,还有皮蛋他们三个是我们八姐妹中理智的榜首,因为她们一心扑在学习上,什么热潮\风景都摧残不了她们争先进的意志。  
  上面谈及我们八姐妹时忘了提起老大??雅美,雅美在二年级就离开了我们步入了军旅生活,当时由于羡慕还鬼迷心窍的想到退学,我就这么没出息。  
  如今小六也和我们告别了我们,呼噜王当然离弃了我们只剩了我们五个可我们中永远有她的影子,步入了大学的校门我们几个的感情更好了,同时我们成了DS校园里最闪亮的风景线。  
  我们都要各奔东西的,曾经拥有过\彼此珍惜过,纵然远在海角天涯我们也是最好的姐妹,我们都会过得好,所以朋友向前看吧!长大是我们人生路途中必经的一堂课让我们接受这种莫名的变动,好好珍惜我们的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