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的秋,暖暖的情。


  秋天到了,树叶黄了,大雁都往南飞了……
  老大
  前几天,老大从泰安回来,凌晨不到4点,给我打电话:“你还睡呢!我到潍坊了!”那声音大的我耳膜要穿孔,朦胧中甩出一句话“先别过来,我还没睡够呢!”于是倒头大睡。
  迷糊了几分钟,噌的爬起来,俺娘啊!这是秋天啊!她一定很冷。于是快速穿上衣服,把她接过来。
  友情就是这样,四点多起床,迷迷糊糊的见了面还得紧紧的抱着。好温暖啊!我感触:朋友真好!秋天可以取暖!
  吃饭时,老大咭哩哇啦的说“想当初你小子也够牛的!上课要不就忽忽睡觉,要不要跟我打架,老师讲台上大讲,我们在桌子下小吵,那勺子、筷子什么的不知道换了多少呢!可你他妈的为什么语文总是第一呢!”
  我叹了口气,说道“那现在不也这德行!”
  老大拍了我一巴掌;“你小子怎么跟女人似的?!”
  我靠!我不就一女人吗?标准的女人啊!
  不过我感叹!被人记着真好!我都快忘记的事情,六年了!还鲜活的活在她的记忆里!了不起!
  老二
  老大走后,给威海的老二发信息:老大昨天来了!见到她以后我很放心!欣慰我们的友谊六年来一直没动摇!真的!二姐!谢谢你们一直陪在我身边!
  老二回信问我怎么了?可别吓她!
  也难怪了。我一向就是没心没肝的,突然这么矫情,她肯定适应不了!也许她以为我在做临终遗言呢!
  我说:“没事!就是迷茫!找不到生活的目标和方向,昏昏然不知道所以然了。我说也许是秋天到了,整天郁闷的要死!”
  老二可能吓坏了,赶忙问怎么回事?让我别钻牛角尖,凡事想开点。
  我轻松的说“真的没事,我在跟一群猪饮酒呢!快十点了,你早点睡吧!”于是我把电话狠狠的关机了。被人挂念真的不是我想要的。
  老四
  老四打电话来,问你们这些没良心的!老大来了,也不告诉我!
  我火了!我靠!你不天天关机吗?打了多少次,都没通!你死哪儿去了?
  “我在家呢!”
  “你又回家干吗?残害你善良的父母啊!”我跟她开口就这德行!
  老四委屈了,“三姐!你能不能女人一点啊!?”
  我哈哈的笑了半天,“那天上网,我打开视频,跟小彭说‘看!我戴了一对大耳环!好看吗?’结果那家伙撂了一句话,我查点没晕!‘吆!几天不见,你倒变女人了!’我晕啊!一对耳环就成女人了!看来以前我一直缺的是耳环啊!
  我哈哈的对老四说“妹,我现在穿高根鞋呢!”
  老四前言不搭后语的撂出一句话:“我失恋了,你们也不安慰我!”
  我大声的喊“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就不值得你恋!什么失恋?是解脱!”本来那个畜生就不是什么好鸟,失了更好!
  吼了几句,才发现,有人发泄一番真好!
  秋叶簌簌,我感叹友谊的纯真和无邪!有你们真好!感谢你们在这个寒冷的秋天,送来温暖的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