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能带去问候吗
风能带去问候吗


  夜色渐淡,晓月如钩。遥远的天际,似有流星坠落。清新的风徐徐流入窗棂,像爷爷温暖的手,轻轻地抚慰着我的面庞。深深地呼吸着,我又闻到了来自家乡,来自爷爷那温润的气息。
我回到了我的家乡,也映出八年前那个秋风清清吹着的季节。爷爷只喜欢他一个人操劳,曾记得小时候请求爷爷让我帮忙他做点小事,他都借口很多的不让我做。爷爷就这样闭上了忧虑的眼睛,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他操劳了一生的世界,那年他80岁。孕酿已久的心理防线在那一刻土崩瓦解,一切显得那么突然,那么无助,那么无奈,又那么难以置信。在风中我泪流满面,木然呆立,我向风祈求,祈求他把爷爷带到一个快乐幸福的世界,再不用为儿女操劳,再不用为生活奔波。我想让风给爷爷带去一句话:歇一歇吧,亲爱的爷爷.......
爷爷只能靠输液维持生命了,昏迷中,剧烈的疼痛会让他发出痛苦的呻吟,但清醒时,爷爷却安慰我。他不会有事,让我放心去上学去,他瘦得不能再瘦的脸上,一双深陷眼睛一天比一天忧郁。我知道,爷爷是放心不下的是,他还没有见到他想见到的人,那天我还是赶回来爷爷让我见到了他最后一面!
爷爷走了,像这世界上千千万万个爷爷一样,走得无声无息,无影无踪。爷爷没有留给我们什么财产,也没有留下可堪回味的人生格言,但他用80年的足迹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没有爬不上的山,没有过不去的河。八年来,爷爷坚强、操劳的身影不知陪伴我度过了多少个挫折的夜晚,爷爷忧虑的目光不知多少次令我蓦然警醒。这也许就是爷爷留给我最宝贵的财富吧。站在爷爷墓前,我默默地祈祷:爷爷,您不用再操心了,您安息吧!
东方的天空透出了一片亮色,风也渐渐地大了起来。风,你吹吧,如果你是信使,请到那个充满鲜花与阳光的世界,代我向爷爷说一句他生前从未听过的话:爷爷,我爱你!
我大口大口地吸吮着风,和着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