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少年作家的离去
一位少年作家的离去


  昨夜,在新浪博客首页上看到16岁的少年作家子尤于10月22日凌晨2时50分在北京复兴医院离开人间的消息后,一种难言之隐在心中久久回旋,我也说不清为何会对一个从未相识的人在看到他的悲怆离去后心情竟会如此沉重。在他的博客上发表评论的有上万条,新浪子尤博客的点击率之高。
  子尤是何许人也?一个青春浪漫、狂放不羁,患有胸腔肿瘤后,仍然用微笑和理性去向死神宣战,写出《谁的青春比我狂》的少年,而且还在扉页上狂妄地写上二十世纪出生的天才作家里,女的只有一个张爱玲,男的就是我子尤。在李傲大师到北京的时候还专门到医院去看望他,他与李傲对谈的时候说,在我这个年龄,我已经超过你了,因为我得的病比你多。最后当李傲告诉他说第二天要到《鲁豫有约》做节目,问他要不要到现场来当一个观众。子尤当时却说我才不去当观众呐,我要等他们采访我让我作嘉宾的时候,才到现场来。最后他的狂言得以兑现,2005年11月30日子尤终于作客于《鲁豫有约》。
  在网上浏览了子尤的《谁的青春比我狂》,我受到极大的震撼。他那睿智、隽幽、冷静、洒脱与无畏的文字透露出来的人生哲理是任何同年人乃至比他年长的青少年所无法相比的。一位网友在评论里说:“你带给我们太多的思考,你像一位小老师,在你面前,我们这些生者像没有做好功课的学生,觉得羞愧。”在他精彩的故事里,他说:“我给你们看我的生,看我的死,我的爱,我的痛,分享那感受,因为我的生、死、爱、痛所有人都会经历,能有记录与分享这种体验的机会是多么难得呀!”
  韩寒在缅怀子尤的一篇文章里写了这样一句话:“任何真正的作者,都是独立与世的孤儿,既然一直在自己的世界里,死只是彻底的独立。”
  子尤的离去让太多的人为其哭泣、悲痛。在这些人当中有其相识的同学、朋友、亲人,也有不相识的同年男女、专家、教授、作家及诗人。他们用诗歌、鲜花和祝福来向他告别。真不知道一个如此渺小的人在猝然夭折的那一刻会得到如此多的人之崇敬与怀念。难道就因为他是“抗癌英雄”?每个人都会面对生老病死,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人在匆忙的离去,也有不同的人在哇哇诞生,生与死已经正常得如同每天的吃饭睡觉。那么子尤的死也是情理之中,有何怀念?
  或许正如一位网友说的一样,你给我们留下太多。也正如陈鲁豫在《鲁豫有约》邀请他作客时的开场白里说的一样:疼痛是他炫耀的资本,而疾病是他的人生财富。他给予我们的是一种精神,一种面对死亡而无惧,面对病魔而开怀大笑,然后拾起碎满一地的酒瓶与魔鬼干杯、畅饮。有些人在得知自己患有疾病后痛不欲生,抱怨老天对自己不公,怨天尤人。有人甚至想出极端,不配合医生的治疗,用残忍手段来尽快结束自己。如同子尤说的一样:心灵的残缺有时更可怕,而我们的身边,有多少心灵残缺的人呢?而14岁的子尤在患上了胸腔肿瘤后,仍然向死神发出了生亦漂亮,死亦漂亮,谁的青春比我狂的宣言。而且在他送给别人的每一本书的扉页上总会写着:请看看我的波澜壮阔吧。
  子尤之死是诗人之死,抑或是作家之死?我想都不是。他的离去只是一个青少年不幸的死亡,人们怀念他不是他写出《谁的青春比我狂》,而是在于他面对死亡的一种乐观态度和这中态度所体现出来的时代精神。他用生命中最闪光的一面昭示了人们对八九十年代出生的青少年一代扭曲的看法。同时也向八九十带出生的青少年树起一面旗帜??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乐观、坚强、积极向上。就算明天死去,也要珍惜今天好好活着。在这个单身家庭逐渐增多和以独身之女身份占优越地位的想法日趋泛滥的当今,他的这种精神就显得尤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