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井
一口井


  论语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为人莫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泱泱神州大地,古往今来的异闻传奇真乃五花八门,数不尽修炼成仙的趣闻异事,叙不完的鬼魂附体、魑魅缠身、善恶有报的故事,说给现代人,不信神不信鬼的他们肯定是不会相信的,可细细思忖,用偶然巧合的唯心史观或者说唯物辩证法来解释也有何不可的。
  话说在黄土高原一望无际的莽莽原野上,有一处山清水秀、草木葱郁、人口稠密的村落,历经了多少辈多少代多少年,出了多少达官贵人文人墨客,没有文字记载,谁也数说不清的。可就是有这么一个家道显赫的大户人家,不知祖辈做了多少害人不浅的坏事,久而久之累积成灾,传到清朝末年,生下了一个牛头马面、尖嘴猴腮的怪精灵儿子,不成气的东西,从小就被父母放在蜜饯罐里浸泡并百般的溺爱,骨子里遗传基因就有的偷鸡摸狗、打架斗殴,吃喝嫖睹、欺男霸女,挖绝户坟踢寡妇门的绝技,到了儿孙这一代就更加发挥的淋漓尽致。坏事做绝的儿子,书读不成官做不了钱不会挣,坏毛病瞎习惯到不少,不到十六七岁就呕死了望子成龙的爹娘。
  从此,无人管教的他,更是随心所欲的胡嫖乱睹,祖先千辛万苦搜刮来的钱财,累积下的万贯家财很快就被踢腾尽了。
  不知是那一代先祖,在战祸连年中发了一笔巨大的横财,后来隐居这里,置田购地,雕梁画栋的盖起了豪门宅院,并为自家修建了一座金碧辉煌的祠堂,于祠堂的神像肚子内装满元宝,祠堂房屋顶端的传眼瓦底、涧脚砖下,藏匿着数不清的金银珠宝,为的是怕后代家道败落时,儿孙揭房卖瓦也有享用不尽的钱财,可谁曾想到他们不肖的儿孙,卖尽了所有田地房屋家当后,剩下最后一座孤零零的祠堂也要卖掉,买主感觉拆除人家祖先神像不太美观也晦气,所以不愿意动手拆除,要求他自己亲手拆除他祖先的神像,他呀,用一条好长的粗绳索,套在神像的脖子,人站立于祠堂门外,背对祖先的神像,使劲的拽拉,拉倒后头也不回的走了,白花花的银元满地滚动也浑然不知。整座祠堂怕麻烦不愿意拆除下来一点一点的买,整体的贱卖了,拿着祖先遗产换来的银子,吃喝嫖睹潇洒挥霍去了。
  祖先曾经引以为自豪的夸下海口、子孙后代拆房揭砖卖瓦卖砖卖檩也有用不尽的钱财,几年间就被这个不肖之子挥霍一空。
  揣着祖先遗业换来的钱,走州过县、走南闯北的干起了招摇撞骗、坑蒙拐骗,设计陷害人的勾当,人送绰号“王强”,乡间的村民,听惯了评书一门忠烈杨家将的故事,对故事里残害忠良的奸佞“王强”深恶痛绝,所以把这个名号名副其实的送与他。又由于他结交了社会上好多下三赖的地痞流氓和混世魔王的土匪混混,谁又敢惹火烧身的惹是生非的惹他呢,借势欺人的王强,又干起了“斗借升还,升赊斗收”的强盗买卖,乡民们无可奈何,背后又送他新的绰号“升子斗”。
  随着蒋家王朝江山的塌散,流落到中原的“升子斗王强”,早已是一贫如洗的子然一身了,光棍一条的他,三十好几的人,从谴散的妓院妓女中,给自己捡到一个不掏钱的妓女做了老婆,从此,沆瀣一气的夫妻俩人,一个形如半夜鸡叫里周扒皮似的鬼瘦鬼削,一个比周扒皮老婆还要肠肥肚满的肥胖。于山乡的一个寨子里落脚安户居住下来,土改中无论如何算定,都是绝对的贫农,占据了村中央水井傍一口几百年无人居住的土窑洞,窑洞底部有一个幽深的小幽洞,神秘莫测也深不见底,常年累月冷气漱漱的。
  据老一辈一代代相传,早年这里曾滋生出了一群妖孽,跑出来祸害人间生灵,闹腾的天无宁日也天怒人怨的,善良的乡民深受其害,实在无有办法,只有焚香祷告上苍,跪拜祈求神灵,祈及救苦救难的如来佛祖。
  虔诚的心终于感动了西天的如来佛祖,佛祖化作为一位得道高僧,来到村中,点化人们于寨子中央的崖壁下挖掘出一孔土窑洞,并在窑洞旁边掘地百丈,穿透坳黑的沙砾,钻空坚硬的岩石,从最底层的岩壁下,把水一直连通到大洋东海,请来了东海龙宫的龙王,帮助人们降妖除魔,剪除祸害人间的魑魅魍魉。
  来到中土的龙王,与恶魔搏斗混战了整整七七四十九天,终于降伏了群魔乱舞的天下,把恶魔囚困于龙潭旁边的幽洞里。龙王每天把守着洞口。天下的人民从此过上了祥和安定的生活。几百年过去了,阴森森的幽洞里经常冒出阴冷的瘴气,洞旁的井水里,喷涌着甘甜凛冽的泉水,村民们饮用着从东海引来的清澈的井水,除魔抑瘴、治病疗疾、灌溉农田,繁衍子孙。幽洞也就一直闲置在那里,久而久之,也被后来的人们逐渐遗忘了。
  占据了幽洞居住权的王强夫妻,本来就是头上长疮、脚后跟流脓坏事做绝的人,又与魑魅魍魉的妖孽为伍一起,心术俞发不正,专爱走那人不走的路,干那人不干的事,先用篱笆后改成土围墙,公众共同拥有的生命源泉,不知不觉间竟然成了自家私有财产。但人们还要汲水生活呢,只能是按时去他家里汲水了。时间长了,坏肠子里又滋生出了坏心眼儿,在那么个一天晚上,拖来一块好大的石壁,把水井给封死了,说什么一个有瘟疫的病猫掉落于井内淹死了,水井不能使用了。想想,附近地区几百年来几千人的生命饮用水一下之没有了,愤怒的人们能不怨声载道吗?可敢怒而不敢言,只有成群结队的肩挑臂抬的去好远的水沟里汲取溪水了。
  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恕,用升子斗精明算计人的王强,殊不知自己封死的不是水井,而是神龙升天入海的龙潭窗口,窗口一封,幽洞里的群魔一下了冲出魔窟,一时间天下大乱,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天空中阴云密布,雷鸣电闪,牛鬼蛇神妖魔鬼怪色飞形舞的阴霾了大地,滋生出黄吴叶李邱颠覆集团和王张江姚祸害人民的帮派体糸,趁火打劫的升子斗王强,加入了造反派的行列,时来运转的成了造反派队伍里的风云人物,活龙活现的一个大宋朝狗头军师王强重生,无事生非的网络罪名,招摇撞骗外加打砸抢的行径,对不能顺其意者设计陷害,积极追随主子,小爬虫得势红极一时,人民生活又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被激怒的神龙,终于忍无可忍的迸发出撼山的威力,于暴风骤雨的雷霆万钧中,发出一柄耀眼的利剑,把无恶不作的妖魔鬼怪斩尽杀绝一扫而光,把恶贯满盈的王强雷劈于熊熊燃烧的烈焰中,把他的老婆电击成脑溢血的半身不遂,不久也一命呜呼的呜呼哀哉了。
  做恶的报应又降临于他的下一代,孙子出世时,老天为了惩戒他的后人,有意给他的孙子屁股上刻钻了两个屁股眼,堵了这个漏洞堵不住另一个洞的。可能是激怒的上苍,为了教训敢与天作对的逆臣贼子,让其见识到老天爷的威严,你敢堵塞神龙的泉眼,就要从你的后人身上刻钻一个洞眼,不几年这个孙子也夭折了。
  后来的又一场雷鸣电闪中,龙王终于劈开了被堵塞的水井,清亮的泉水又日夜不息地向外冒清水了,附近的村民又喝到了甘甜的泉水。
  惊呼的人们,终于意识到什么是作孽的因果报应,以此警戒后人多做善事、少做恶事,牢记“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辰末到”的古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