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痕迹
岁月的痕迹


  地震,唐山大地震!它就发生在30年前的今天,一九七六年7月28日03∶42分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带发生七点八级强烈地震。 
  那个凌晨,我和室友小申是在门、窗巨大的震动声中被摇醒的!听房东喊我们:地震,快跑!我们俩没顾上穿衣服和鞋,着内衣匆匆跑出了房门,在外面站也站不稳,只好蹲下!那时天还没亮。一会儿天有些亮了,我们这才感觉到没穿衣服,乘着大地?动的幅度小了一点儿,赶快跑进屋里拿衣服穿上……去食堂的路上,胡同里穿过很害怕,旁边的房子都裂着口子,那时候年轻,离开母亲不久,从没见过这样严重场面,心里很乱。 
  那时,我们单位有一大批唐山知青,他们有的在野外、有的在本地,后来单位里都给他们时间回去看看。记得有一个男的,他们家二十几口人全部没了!从此,单位就成了他唯一的家。有一个比我年纪大一点儿,我们都叫她温姐的人,她的两个妹妹长得与她一样不是很漂亮,但身材与气质却非常好,我看见过,在那次地震中也没了。据说被挖出来的时候,她们俩还在蚊帐里…… 
  那年夏天,地震之后,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奇怪得说不清楚的味道,据说是漂白粉和死人的气味……经常听到一些同事们亲人的遭遇,使得心情异常不爽!心情不好,一天就显得很长。记得那时候,过一天都很难、很难!可想而知,当事人有多么不易!一次的地震,每天都有余震,余震中死的人也不少。 
  当年,我的父亲跟随他们单位去过唐山,看望慰问他们单位职工的亲属,回来说:唐山全部夷为平地了。在挖掘唐山医院的过程中,拣出的拖鞋堆得象个小山!!虽然是八月份,不得不戴着厚厚的口罩,即使是这样还是难受得吃不下东西…… 
  父亲还说:当年他当兵从朝鲜回来,转业时被分配到唐山医院工作,他觉得远没有去。父亲感叹:多亏没去,如果去了,这家人,没了!原来爸爸有那么多的经历,我从来都不知道。 
  还有一个唐山人深有感触地跟我说过:人缘好,人家拉你一把,你就有了一条命;人缘不好的,只有等死。做个好人吧!! 
  据说被挖出来的人都膨胀的很大,严重腐坏。解放军战士们没日没夜地挖,手都扒出了血,在那样的环境下他们不但吃不下东西,还直想吐…… 
  就在地震的两天之前也就是26日,我与同事小申刚从辽宁出差回来,路过了唐山火车站。据说地震发生之前下了小雨,在火车站广场上的候车人为躲雨挤进了候车室,所以火车站死得人也很多!地震之后就没去过了,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唐山新貌。 
  失去24万条生命,经济损失达30多亿人民币!那年头物价奇低。如此沉重,算了,我不想回忆了。 
  地球,也和人类一样吧,人类生生死死都是在经历痛苦之后完成的。一次地震,20年纪念的时候我看过中央电视台举办的节目,新唐山的确是更好了!听去过新唐山的朋友们说,走在唐山的大街上,只是残疾人比其它地方多一些,其它没什么异常感觉。 
  儿子有一个同室的同学就来自唐山,当儿子把他介绍给我的时候,我提起了唐山大地震,他微笑着说: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是啊,那早都是过去了。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