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你
写给你


  宝贝,你走了。外面太阳那样大,不会晒坏你吧?那么毒的阳光明晃晃地挂在空中,生怕它灼伤我的你。
  上午接到你的电话,我心里真的觉得宁静而甜蜜。这本是该来的幸福。只需我静静等待,一切可以得到。我喜欢你有什么心事儿给我说,喜欢你在清闲的时候,想起的那个人是我。宝贝,在电话里我诚挚的给你道歉。给你说我心中的悔意。这段日子,我的反常,害苦你了,但是我们的问题很快地得到了解决,这是为什么?因为我们原本相爱。你在电话那头吃惊地说:“我真怀疑我的耳朵,是出错了吧?”我柔柔地给你说:“相信我的话,我真的意识到我的错误了,以后再不会无休止的扭着电话,问个所谓的明白,我理解你了。”我的宝贝,我要学会用平和的心去待身边的人和事情,我要相信,你原本一直在我的身边,心里一直是。要跟我在一起。
  挂了电话,我约同院的好友黔到家里来。上网,聊天。说到了你。黔说:“我看他现在和你一般,都成了十几岁的小孩子了。她也为我们的反复奇怪,为这些小事而闹得无休无止奇怪。我轻轻地对她说了,这次我是真的意识到了,我要理解你处境,相信你。
  我们聊得正欢,肚子饿了,去客厅拿零食吃。听到门响,我转身一看,看到你的身影,不知何时已闪了进来。一时竟有些紧张。家里又脏又乱,我自己看了都心烦,我怕你看了也跟着不舒服。紧张之余,忙在走道里喊:“姐,我家来客人!”
  宝贝,你能拿我给你的钥匙开我的门,我真的开心。你是真的接受我了。接受这个地方了。我是这样认为的,这钥匙给你好长一段时间了吧,但你从来没有拿它启过我的门,每次你来都是有礼貌的敲门,我来给你开。黔因为你的到来,走了。她是觉得我俩有话说的。你坐在电脑前,翻网页,我给你推荐最近看到的好的文章,你粗粗的拉过:“文字很美,需要静下心来慢慢看。”
  你累了,我知道。今天是你父亲的祭日,家里来了好多亲戚,又是小孩,一定把你搅得头都疼了。我去卧室打开空调,然后叫你过来,示意你躺下。宝贝,我怕你累,我怕电脑那强光,使你更累。将窗帘拉过来,房间暗暗的,仍然看得见你。点点光还是将你看得清楚。我坐在你的身边,轻轻的揉按你的肚子,宝贝,我这样可以让你放松一些吗?你不说话,我凝神,静静的看你。你说想闭眼,睡了。但又怕误事,只得半睁着眼瞧着我。我不说话,只是望着你,看着看着,我突然受不了你的眼神,身子一软,嘴唇一抿,顺着倒在你的身上。我咯咯地笑了“不好意思了?让我看看,是不好意思了吗,唉呀,你的后脑勺真的不好看!”可恶的你,每次都如此,向来说这样不中听的话。我直起身子,继续揉你的肚子,继续的看你,你的眼睛里有火,很温婉的欲火在轻轻燃烧。我看见了,你的嘴唇真的是在蠢蠢欲动。我看出来了,我的身子也软了,不知道你看出来了吗?
  电话响起,你要走了。你叫我起来送你,趿上鞋,下地,看你去书房拿包,在门口,突然堵住你。我想吻你。我真的吻你了,你热烈地回应着,抱着我,你的嘴唇有些干,但里面全是甘甜,我品尝着这甜味,竟有些眩晕了。
  你说歌词里唱送到村口,你就送我到大门口吧。在家里要乖乖的听话。
  亲爱的,你暂时是离开我了,但是留给我的甜味已令我受用到下次和你相见之时。